她对这里应该既熟悉,又陌生。去年,她带着338位的世界排名从资格赛开始。今年,她已经来到最高的第11位。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,速度之快已经超过了她自己身体的发育。美网十连胜折桂、Met Gala秀、BBC年度体育人物、商业代言也纷至沓来。在她甚至还需要在很多巡回赛里问很多菜鸟问题时,保时捷、蒂芙尼、英国航空、依云、迪奥等一连串的品牌已经为她带来了丰厚的收入。对于艾玛·拉杜卡努来说,今天最陌生的事情,就是要第一次走进温布尔顿的中央球场。温网在中央球场百年之际把第一场女子比赛交给了艾玛,英国人的宠儿。

的确,在去年这个时候,英国人还不太认识这位中国和罗马尼亚混血的小姑娘。但是甜美的形象、亲和的互动,以及出众的比赛气质,很快就征服了挑剔的英国球迷。如今,当英国人提到艾玛,那一定不是在谈论简·奥斯丁的小说《艾玛》了。

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的记者西蒙·布里格斯说,去年夏天他还担心随着穆雷的生涯走进黄昏,英国网球进入到一个人才荒漠期。艾玛的横空出世让布里格斯的工作又忙碌起来。他整个夏末的北美赛季都在不断更新拉杜卡努的报道,说这是二战以来最好的女性体育故事了。

乔·杜里,是上世纪70年代的英国网球运动员,曾经位于世界前十,她目前一直担任BBC的网球解说。她就说现在经常会有不关心网球的人来向她打听艾玛的事情。因为美网的一飞冲天,使得很多人都觉得她赢球就是理所应当了,但其实对于一个19岁的小女孩来说,这样的压力太大了。进入到2022年以来,艾玛确实遇到了更多的问题。不断的伤病,状态的不稳定,以及宣布暂时不会聘任教练。她今年温网前的战绩只有8胜11负,而且有3场比赛都是因伤退出。3周前的诺丁汉站,她在仅仅打了33分钟后就因为侧腹部的拉伤而退赛,这也让大家都担心她来到温布尔顿后的状态。其实自从去年美网后商业活动不断,就有不少人批评艾玛应该更加专注于网球。纳芙拉蒂诺娃就在来到温网前的一次和英国《卫报》的视频采访中谈到艾玛,她认为缺乏系统的身体训练是拉杜卡努目前频繁受伤的原因。在首秀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,艾玛一直表示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,相信可以应对高强度大满贯赛事的挑战了。昨晚的全英网球俱乐部,艾玛第一次踏进了中央球场的草坪。现场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热烈的气氛了。纳芙拉蒂诺娃也坐在了看台上。

艾玛的对手是来自比利时的阿利森·范乌特范克,她在温网前的草地赛事中有着不错的发挥。对于艾玛来说,第一次在中央球场的比赛,必然没有那么容易。开场后其实双方都有些紧,互送破发点。艾玛的身体看上去没有太多问题,但是正手的进攻一直没有打出来,是低于她应有的水准的。只不过阿利森的失误实在有些多,一发也不好。第一次被破发就是拜双误所赐。拿下第一盘盘点时,现场的欢呼确实让人感受到英国人在温网的快乐又回来了。

第二盘的进程和首盘有些类似,也是互破发球局后,来到盘末阶段,阿利森再次送出双误,艾玛拿到发球胜赛局的机会。全场比利时人有5次双误,30次非受迫性失误,一发进球率还不到60%。

整场比赛艾玛经受了一些考验,但总体来说发挥还是稳定的,全场只有13个制胜分,这也许和伤愈不久,缺少足够的击球训练有关。今年红土赛季的纳达尔从肋部伤势走出时也是存在这样的问题,不过到了法网已经调回到正常。

对于自己在中央球场的首秀,艾玛应该是满意的。在现场采访里她也几次谈到了球迷的互动给予她的动力。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,她再次表达了对于大场面的拥抱。在职业生涯的前5次大满贯经历都能至少获胜一场,她那种轻松的神情,告诉大家她就是一个如此享受大舞台的女孩。艾玛说温网的中央球场其实从尺寸上来说是比阿瑟·阿什球场小,但是内心感觉这里更大、更重要。也有记者关心她的身体状态,尤其是进入到深入阶段后是否还有足够的强度来应付艰苦的比赛,去年的温网第四轮,艾玛就是因为呼吸困难退出了和汤姆贾诺维奇的比赛。艾玛说大满贯赛事有一天的休息时间,这对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。目前她的身体还OK,至少是肾上腺素推动着自己在前进。和阿利森比赛的第二盘末端,艾玛不断告诉自己如果能拿下,就不用打第三盘了。

1977年弗吉尼亚·韦德之后的第一位英国女子大满贯冠军,艾玛·拉杜卡努背负的期望和压力或许我们常人还是无法理解,但是有一个人可能能够感同身受。

81岁的英国人克里斯蒂尼·杜鲁门,她在16岁的时候闯进了温网的半决赛,两年之后在法网夺魁,一夜之间家喻户晓。她个子高挑,一头金发,有很高的辨识度。成名之后,克里斯蒂尼几乎在任何地方都会被球迷拦下来,面包店、地铁、药店。前首相温斯顿·丘吉尔也会见过她。但是在她20多岁时,成绩就并不突出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